二十五,二十一

韓劇線上看《二十五,二十一》1~16集總整理!初戀總是最美,也最令人虐心

《二十五,二十一》「今年絕對必追」的韓劇之一,(韓語:스물다섯 스물하나,英語:Twenty-Five, Twenty-One),為韓國tvN於2022/2/12~4/3播出的週末連續劇(Netflix跟播),總共16集。男主角南柱赫和女主角金泰梨看完全沒有CP感,讓我看劇前不帶期望。此劇講述在全球經濟動盪不安的年代,22歲破產的腹案帶和18歲夢想成為國手的兩人,一起經歷受傷、誤會、相互照顧成長,直到25歲和21歲那一年的青春愛情故事。


第一集 羅希度為了轉學打架、跑夜店

二十五,二十一

在芭蕾舞台上準備比賽的金敏彩,在出場那一刻決定棄賽,對比賽失去熱情的金敏彩在暑假跑回外婆家,睡在自己媽媽兒時的房間,翻東翻西看到媽媽以前的日記本,媽媽羅希度高中曾是擊劍隊….

高中擊劍社的羅希度,小時候得擊劍神童的金牌得主,高中時卻因全球經濟動盪,導致學校經費不足,擊劍社被強制解散,對於擊劍抱著夢想的羅希度不想放棄,想盡辦法讓自己轉學到偶像高宥琳擊劍高手的高中。

羅希度為了轉學到高宥琳的高中故意假裝打架鬧事、跑去夜店等等,希望警察抓到自己,就可以被強制退學。途中遇到原為富二代的22歲少爺白易辰,因為家中破產,白易辰出家後四處打工掙錢,兩人結識成為朋友。

羅希度轉學的計畫都泡湯。一早媽媽聞到夜店煙味氣急敗壞的質問希度,甚至撕壞希度租借來的漫畫,希度這才哭著說出自己有多想繼續學擊劍的心情,寧可被退學也不敢跟自己媽媽開口,媽媽這才發現到自己失格,隔幾天開著車載希度轉到新學校。

第二集 白易辰家道中落曾是高宥琳的金主?

二十五,二十一

成功轉到新學校的希度滿心期待的進入他偶像的擊劍隊,可是高宥琳卻對她充滿了敵意,讓他十分心寒,但希度依然每天認真練習擊劍,在練習賽時希度贏了高宥琳,讓高宥琳想起之前青年對賽時曾經自。

高宥琳一家曾受到白易辰家照顧,因為金融危機,導致白易辰家破產,一家四口分開到四處,白易辰到學校找高宥琳。白易辰從部隊退伍回來後,不分晝夜的工作,到家時甚至還遇到債主來討。這一幕正好被希度看到,為了安慰白易辰,希度帶他到就學校將水龍頭轉了180度,開關一擰,水流形成了瀑布,希望白易辰能感覺到此刻是幸福。

第三集 羅希度差點害白易辰見不到父親!

金敏彩半夢半醒中被羅希度叫起來,帶去做康復檢查,金敏彩問希度當年為什麼不放棄擊劍?希度揚起了微笑回:「我到現在還記得急件時心跳加速的感覺。」

因為國家隊代表有人受傷,國家隊代表空出一個名額,只有前24名的選手可以參加比賽預選資格,羅希度有幸成為國家隊的代表。主動找教練梁燦美幫助自己訓練,開啟週末早晨的魔鬼訓練。

羅希度見一男子在找白易辰,誤以為是追債的人,於是跑到租書店向白易辰報信,讓他躲起來。白易辰回家看到父親留下的紙條,馬上奔到車站尋找父親,最後終於在群山車站見到將要回去的父親,兩人相擁而泣。同時,羅希度看到白易辰父親留下的紙條,才發現自己誤事,急忙的到處尋找,就連自己的拖鞋跑掉了都不知道。

白易辰見到羅希度焦急的樣子非常感動,但還是教訓她不知輕重的在街上亂串,由於羅希度少了一隻鞋子,白易辰讓羅希度踩著他,兩人三腳的走回家。

第四集 白易辰面試碰壁

二十五,二十一

面試失敗坐在 為了自己未來期望發現已經睡著於是給他面試不要我的牌子。」 社區大大小小都知道收到鄰居安慰鼓勵操作得很

白易辰開著跑車經過,讓羅希度因為紙條的事情道歉,羅希度性格掘強,直接跳入敞篷跑車,此時突然下雨,跑車無法升起敞篷,羅希度開心的淋雨,享受著享福。同時,文智雄和高宥琳一起淋著雨,四人偶遇在池昇琬的家門口,後來也一起到池昇琬家裡吃飯。

第五集 白易辰無預警的離開

二十五、二十一25、21

白易玄被債主堵在校門口,同學們用異樣的眼光審視著他,白易玄看著周圍人的目光不知所措。白易辰接到學校的電話,瘋狂的跑向學校保護弟弟,隔天帶著弟弟離開首爾,連夜搬去和舅舅、媽媽一起同住。

經過長時間的訓練,國家隊選拔賽終於開始了,羅希度經過一路晉級進入了的決賽,梁燦美叮囑她要保持平靜的心態。決賽上,羅希度以絕對的優勢贏過了對手,對手耍花招、故意騷亂比賽,讓羅希度心情浮躁,一旁的梁燦美提醒他保持平常心。果然,羅希度調整心態後,最終贏得了比賽,梁燦美開心的擁抱羅希度。

比完賽後羅希度第一時間想告訴白易辰,卻發現白易辰的住所已整理乾淨,東西也搬光了,一問之下才得知白易辰一聲不響的搬走了,羅希度得勝的喜悅頓時落寞幾分,回家後,在門口看到當時送給白易辰的劍,裡面塗成他喜歡的藍色,握把上寫著「國家代表隊」,羅希度知道白易辰很替自己開心,離開一定是有原因的,所以也不怪他。

白易辰離開的這段時間,羅希度用公共電話傳訊息給他,替他加油打氣,白易辰每次心情低落時都會到公共電話重複聽著羅希度的留言。

第六集 白易辰和羅希度再次相遇

二十五、二十一 25,21

白易辰帶著母親來到網咖,通過視頻見群山的父親,兩人訴說著思念之情。回去的路上,白易辰決定不再逃避,要回到首爾。五個月後順利成為唯一新聞台只有高中學歷的記者。

白易辰跟隨前輩做時事新聞,看到人群中熟悉的身影,立即衝入人群尋找。此時,羅希度也認出了白易辰的背影,呼叫著白易辰的名字,兩人看著對方熱淚盈眶,千言萬語卻又不知如何開口。

第七集 羅希度得金牌卻被所有人數落

二十五,二十一

在比賽前三小時,羅希度發現自己的擊劍被日本選手帶到了首爾,於是前往火車站尋找。白易辰從同事口中得知羅希度乘坐的火車延誤,立即趕往火車站接羅希度。羅希度內心慌亂緊張沒有信心時,白易辰給她堅定的眼神替他打氣,讓羅希度重獲信心。

亞運會擊劍決賽,羅希度對戰高宥琳,雙方實力相當,高宥琳距離冠軍只剩一分時,教練和觀眾都在為昔日的冠軍加油,羅希度想起父親的話「認為自己是為夢想而戰」,調整心態帶上頭盔重拾信心,將高宥琳的劍斬斷,大大削弱了高宥琳的氣勢,轉眼間比賽來到了14:14,最後關鍵的一分,兩人幾乎同時擊中對方,裁判判決羅希度獲勝。

羅希度獲得金牌,高宥琳當場落淚認為裁判誤判,也令眾人卻非常失望,記者會時羅希度被質疑是否收買裁判,羅希度憤而棄金牌而離場,失魂落魄的走在街上。同時,白易辰通過聯繫上她,用上次擊劍比賽的願望將她帶回了行選手村。

白易辰找到史密斯裁判希望他能接受采訪,可以解釋比賽發生的經過。

羅希度來到陌生的城市大田,看到電視上播放著白易辰採訪斯密斯的畫面,裁判史密斯表示自己站在比賽場最前面看最清的人,認為做出的判決是非常公正的。羅希度聽後淚流滿面,白易辰幫忙澄清了事情。

羅希度到樓頂倉庫借宿,反被管理員叔叔所在屋內,羅希度想要上廁所聯繫白易辰,白易辰便帶著文智雄和池升婉解救羅希度,可門打開的瞬間,卻聽到收音機裡播放著多恩和白易辰相互示愛的錄音。

第八集 羅希度告白了!

二十五、二十一

文智雄在池昇婉家蹭飯,聽到白易辰搬回租屋處的消息,兩人的對話正好被羅希度聽到,羅希度決定幫白易辰搬回來。

搬家當天,高宥琳也來到出租屋,羅希度與她一見面就是劍拔弩張。羅希度用臂力器展示自己的國家代表,不小心將窗戶的玻璃打碎了,地上滿是玻璃,白易辰擔心她腳受傷,將羅希度公主抱到一旁。

梁燦美通過協會拿到了羅希度的金牌,希望申在京親手交給自己女兒,因為身為記者的他在播報新聞時說出「偷金牌」這句話,傷了羅希度的內心。但在申在京面對羅希度的責問時,卻也不知如何解釋。

高宥琳見母親夜晚偷偷流淚,知道母親的存款被騙走了,原本不寬裕的家再次遭受到重創,高宥琳想要預支退休金,卻因為記者會的事情被處罰離開選手村三個月。這一切正好被羅希度聽到,羅希度開始理解高宥琳的生活。

羅希度與每天聊心事的網友糯米粉約定在花園見面,說好兩人手持一朵黃玫瑰。高宥琳到花店買花,並讓白易辰陪自己見網友。當她看到手持鮮花的羅希度走來時,高宥琳臨陣脫逃,將黃玫瑰塞到白易辰的手中,羅希度誤以為自己的網友糯米粉是白易辰,平常生活發生的事情一股腦的湧上心頭,忍不住對白易辰說:「我想擁有你」。

第九集 高宥琳和羅希度解除誤會

二十五,二十一

白易辰見到躲在暗處的高宥琳的手勢,只好謊稱去才採訪的路上,因為尷尬所以買黃玫瑰。羅希度尷尬的扔掉玫瑰跑走。回想起今天的情況忍不住在床上大哭大鬧,這時窗戶縫隙塞進了一枚金牌,門外傳來媽媽申在京的道歉:「身為主播的沒辦法選擇新聞的內容,但是做為媽媽認為金牌不是偷來的。」羅希度內心感動將金牌收起來了。

白易辰接到電視台的任務,為高宥琳和羅希度拍攝紀錄片,羅希度見到白易辰後嚇了一跳,因為喜歡他,白易辰聽到坦率的表白嘴角揚起了微笑。晚上白易辰因為急著播送新聞,尋找有線電話,正巧遇上羅希度,羅希度將他帶回家報送。順利完成播報,此時申在京剛好進門,白易辰震驚電視台的前輩是羅希度的媽媽。申在京希望白易辰對於自己和羅希度的關係保密,同時也希望他們兩人保持距離。

高宥琳知道羅希度是糯米粉後非常內疚,想到自己失意時得到糯米粉的關心和安慰,愧疚自己對羅希度做的事情。廁所裡,同學們議論高宥琳在記者會上流淚是為了得到退休金,羅希度聽到後非常生氣,揪出說閒話的人教訓一番。這一幕被高宥琳瞧見,高宥琳主動向羅希度承認自己是糯米粉,並為之前的事情道歉,羅希度知道高宥琳內心承受了巨大的壓力。兩人彼此坦承後相抱一起痛哭流涕。

第十集 每個人都有秘密

電視台前輩製片人背著白易辰要求拍攝羅希度和高宥琳同時進攻的畫面,因為羅希度和高宥琳和好,兩人都不忍對方受傷,所以動作始終達不到亞運會上的效果。很多次拍攝後,羅希度的腳踝受傷,白易辰收到消息後衝到拍攝場地查看,因此與前輩發生爭執。

白易辰開車送羅希度回家,兩人遇到彩虹一起觀看,白易辰認為兩人的關係不是彩虹,而是愛情,自己正愛著羅希度。文智雄知道高宥琳喜歡嘻哈,於是開始了解嘻哈。高宥琳心情不好約文智雄談心,兩人交換心中的秘密,關係更近一步。

白易辰帶高宥琳和羅希度、文智雄、池昇婉四人到漁村畢業旅行。飯後眾人給家裡保平安,文智雄給媽媽打電話時候按了免提通話,大家聽到文智雄被媽媽責罵的聲音,一時間氣氛變得尷尬。為了緩和氣氛,高宥琳說出了家裡被負債累累,羅希度也說了父親離世的消息、一時間場面變成了訴說秘密的會議,其實每人都有煩心的事情,說出來後每個人也更坦承心裡更加舒坦。

第十一集 羅希度和主播申在京解開誤會

二十五、二十一

羅希度帶著女兒金敏彩修理椅子,金敏彩發現椅子是外婆院子的,好奇羅希度為何要修理而不是購買新的。其實這把椅子對羅希度有特殊的意義,因為這椅子是羅希度父親製作的,一直陪伴著羅希度成長。

白易辰轉為新聞局正職被分配到體育局,為了慶祝帶著羅希度吃西餐,羅希度得知後也非常開心。飯後兩人一起到文具店測試運氣,白易辰總是抽到再接再厲的紙牌,兩人嘗試了多次,終於抽到最大獎,不過是粉色的鉛筆盒。

聚餐時候,白易辰看到申在京在外面透氣,主動給他送上解酒液,申在京恭喜白易辰成為了體育記者。申在京打電話通知羅希度自己即將回家,卻臨時被通知返回電視台直播。申在京回到家看到羅希度正抱著摔壞的椅子站在雨裡,羅希度聞到母親身上的酒味,認為她是喝酒忘記了兩人的約定,羅希度憤怒的說自己一直停留在13歲,因為媽媽為了播送新聞而錯過爸爸的葬禮。羅希度發現家裡的三把椅子是媽媽老早就交給師傅修理,羅希度才明白自己誤會了媽媽,回到家裡媽媽已經在準備去墓地的事情。母女兩人抱在一起在墓地痛哭流涕。

文智雄在舞台上向高宥琳告白,話筒卻突然出現問題,文智雄深情的看著高宥琳告白,希望兩人能交往,台下的高宥琳並未聽到聲音,但依然感受到文智雄的愛意,點頭答應了文智雄。

白易辰帶著高宥琳和羅希度到晚會現場,白易辰被抓到舞台頂包,白易辰手卻依然彈奏出熟悉的節奏。觀眾席的羅希度看到白易辰發現他在發光,衝到後台將他拉走。羅希度拉著白易辰到廣播室,正巧池昇婉也在,突然天空燃放煙火,池昇婉、白易辰、羅希度開心的擁有著幸福,這時文智雄也帶著高宥琳走來,兩人開始交往。

第十二集 老師毆打文智雄 池昇婉申請退學

二十五、二十一

文智雄穿著花哨的衣服被老師打了一耳光,池昇婉忍無可忍打電話舉報老師體罰學生。白易辰在警察局無意間看到太梁高中體罰的案子,到學校找池昇婉很難過,對學校很失望,警察來了也什麼也做不了,晚上在廣播電台公開老師的所作所為。隔天老師得知後要求池昇婉寫下反省書甚至要公開道歉。池昇婉非常難過告訴媽媽決定要自行休學,池昇婉媽媽氣勢洶洶的走進辦公室,大聲說出將女兒交給施暴的學校是最大的羞恥,要求那名老師向如同自己兒子的文智雄道歉,否則會跟家長會投訴!

白易辰採訪擊劍訓練提前趕到大田,正巧遇上大田有棒球項目,於是自告奮勇的拿下棒球項目直播,這時不巧天降大雨,稿子被淋濕了,白易辰硬著頭皮上,背出手稿居然順利完成了這黨即時新聞。

新年到來,白易辰下班回家看到羅希度、高宥琳、池昇婉、文智雄四人,一起賴在他的屋子迎接即新年到來,大家紛紛離開後,羅希度親吻白易辰,白易辰卻沉默不語送羅希度回家。

第十三集 白易辰不忍了!

二十五、二十一

避免尷尬,羅希度主動找到白易辰聊天,見到他衣服上有線頭想要幫他取下,白易辰誤以為羅希度要親吻他,飛快的將包子塞進嘴裡躲開,使得羅希度又氣又害羞的轉身離開。晚上白易辰喝醉,打電話告訴羅希度「因為自己會讓她失望,所以不敢更近一步,如今卻動搖了。」沒想到電話撥錯了,接到電話的是文智雄!

羅希度和高宥琳回到隊伍比賽,這也是他們代表太梁高中的最後一次比賽,果然結果沒讓眾人失望,太梁高中獲得了團體賽第一名。白易辰也到現場觀賽,休息時看到羅希度稱呼男隊友哥哥,在一旁聽了醋意上頭。回電視台自己發覺已經沒辦法公私分明的播報新聞,只要羅希度在就忍不住摻雜了個人情感,想要換到其他新聞項目卻被局長回絕。

白易辰心事重重的回家看到羅希度又出現門口,羅希度再一次表白,這一次白易辰再也無法抑制內心的情感,衝上前吻住羅希度。兩個人正式交往了。

第十四集 高宥琳國手歸化搬到俄羅斯

文智雄帶著高宥琳和池昇婉一起喝酒,白易辰和羅希度手牽手的走來,池昇婉才發現自己像電燈泡瘋狂喝起來,結束後大家東倒西歪的在路上,沉浸在幸福之中。

可惜這幸福並不持久,此時高宥琳的爸爸開車撞傷人,高宥琳的家被悲傷籠罩著,為了幫家裡還債,高宥琳放棄固定薪資的企業隊,決定要歸化成為俄國國手。在排山倒海的壓力之下,高宥琳抱著羅希度流淚,羅希度知道高宥琳的壓力默默地安慰他。回到家中,高宥琳告訴父母這次家裡的問題讓自己來解決,父母心疼高宥琳努力十幾年終於能站上擊劍的高峰,因為家裡選擇歸化,卻不得不接受。

為了高宥琳離開前留下美好的回憶,池昇婉媽媽做家常菜給大家相聚,池昇婉拿出大家準備俄文的自我介紹作為高宥琳的禮物,高宥琳念完後很感動,接著打開新聞時,剛好是白易辰播報高宥琳歸化的新聞,忽然間氣氛凝重。

白易辰因為拿到獨家消息被同事們稱讚,內心卻開心不起來。下班後聽到池昇婉家裡的歡聲笑語,想與大家相聚卻因自己播報的新聞不敢入門。白易辰坐在台階上抽煙,看到羅希度走來不知如何開口,最後說出傷人的話,或許有一天自己會用羅希度的悲傷當賣點。羅希度聽後眼淚直流,默默地轉身。

文智雄送高宥琳回家路上,文智雄說在他得知高宥琳要去俄羅斯的那刻起,他已經決定到處打工賺錢,等到錢夠的那時一定會去找高宥琳,所以不要說分開或不要等了這些話!高宥琳在出境處與親人、朋友道別,希望家人能健健康康的生活。與此同時,收到的消息的文智雄匆匆忙忙趕往機場,與高宥琳約定,兩人抱在一起親吻。

第十五集 白易辰為了工作前往紐約

白易辰主動找到高宥琳道歉,因為自己利用記者的身份打聽了高宥琳歸化的事情,高宥琳及家人都會因為這事受到傷害,希望高宥琳說出歸化的理由,高宥琳就會被世人理解,高宥琳不希望白易辰道歉,只希望白易辰可以說出是因為經濟關係,並不想連累到家人。羅希度從高宥琳口中得知後,找到了在路上大哭的白易辰,羅希度告訴白易辰:「之後所有的負擔,讓我一起陪你承擔。」語畢並將他抱在懷裡,兩人的感情也更近一步。

白易辰向申在京主播坦白正在和羅希度交往,希望可以調到社會局,避免自己失去對新聞的客觀性,申在京理解白易辰,當下馬上同意了。而後白易辰沒日沒夜的忙於工作,約會的時間都沒有,羅希度便趕到白易辰報導新聞的現場,看到白易辰播報完後看著那些失去家庭等的情形,免不了難過透露在臉上,羅希度都在遠處看在眼裡。兩個人時常鬥嘴爭吵,依舊很愛彼此。

羅希度也回到了選手村,梁燦美擔任選手村教練,池昇婉也為自己參加高考而做準備,文智雄拍攝穿搭小視頻,獲得了許多粉絲,正準備經營網站和個人品牌。

高宥琳在俄羅斯時偶爾還會傳mail與羅希度聯繫,比賽將至,卻發現自己不能和羅西度說的話越來越說,變得越來越不能坦誠。馬德里比賽場上,羅希度和高宥琳代表不同的國家進入決賽,經過幾輪廝殺,羅希度戰勝了高宥琳獲得金牌,兩人拿下頭照抱頭痛哭,高宥琳表示自己也輸掉也很開心。在韓國當地電視機前的文智雄、池昇婉看到兩人擁抱在一起熱淚盈眶,白易辰也為兩人感到開心。

申在京主動約羅希度和白易辰吃飯,白易辰因工作無法赴約,羅希度有些失望。申在京卻察覺得到他們之間的問題,誠心的問羅希度「能不能接受不停的等待?等待後又失望?」羅希度嘴上說沒關係,內心卻非常失落。

白易辰在凌晨趕到羅希度家,恭喜羅希度獲得金牌,決定要和羅希度一起蜜月,兩人一起買情侶旅行箱。當即將前往旅遊時,美國發生重大慘案,白易辰被派遣到紐約做街訪任務。

每天接受大量負面能量的白易辰,彷彿進入了人間煉獄,開始需要靠藥物才能入睡,羅希度發現自己對他的加油再也無法傳達給他,最後兩人漸行漸遠,最常聽到白易辰說的話不再是甜言蜜語,而是一在的道歉,一年就這樣過去。

第十六集 初戀,再見。

白易辰成功申請為紐約特派員,下週將會回國辦理手續,打電話將消息告訴羅希度,可是羅希度下週要回選手村訓練,兩人再次的錯過。羅希度不希望白易辰對自己心存愧疚,忍著眼淚掛斷了電話。回國後白易辰在機場拿錯了行李箱,中途需要打開行李箱看到運動員的服飾,發覺這正是羅希度的,於是將行李箱放在羅希度家門口悄然離開。羅希度聽到聲音衝出門叫住白易辰,兩人心中都想念著對方,卻不希望帶著愧疚而活,羅希度提出了分手。

白易辰沒有時間傷心全心投入工作,次日出門遇上池昇婉,決定晚上一起聚聚。晚上,文智雄和高宥琳帶著情侶帽赴約,聽說羅希度和白易辰分手後,大家都默默不語。羅希度到手機行換手機,因為綁定了情侶套餐解約需要白易辰前來。離開時,白易辰才坦言在紐約時每天過著如地獄般的生活,是有羅希度的支持才能堅持,羅希度認為白易辰隱瞞了紐約的生活,所以兩人才漸行漸遠。突然摩托車經過,白易辰擔心羅希度,一把將她拉到身邊。羅希度經常體會等待、失望,所以不希望以後的日子也變成這樣。

分手後,羅希度將所有心思放在工作上,練習時突然暈厥送醫,羅希度心裡的難過,全部寄託於日記裡,日記本意外掉在公交車上,卻被白易辰撿到。白易辰收到日記本的包裹,明白了羅希度從等待到失望的心情,分手時候內心真正想發表的意思。在白易辰即將離開的那天,兩人相遇在公車站,這一次兩人不在爭吵,而是有千種不捨,依依不捨不互相留戀的分手了。

多年後,文智雄經營著時尚網站,入駐了許多品牌服裝,高宥琳退役後開辦了擊劍俱樂部,兩人也修成正果。池昇婉成為了電視台綜藝節目製作人,羅希度依然忙於擊劍事業,想再次奪冠后退役。白易辰回到電視台,在申在京的推薦下白易辰成為了新主播,並貸款買了新房,終於將家人重新聚在一起。

羅希度再次奪冠,白易辰作為主播連線羅希度,兩人並未忘記過去的美好,隔著屏幕問好。與此同時,高宥琳手捧鮮花探望羅希度,兩人都為成為彼此的對手而感到驕傲。

金敏彩看到書店變賣東西,書店老闆翻出羅希度的日記本,讓她轉交給羅希度,金敏彩看到羅希度另一本日記喜出望外,回家後告訴金敏彩,自己決定繼續跳芭蕾舞。羅希度拿著日記回到當初與白易辰分手的地方,往事一幕一幕的浮現在眼前,這一刻他永遠不會忘記。


立值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